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笔小筑 > 文章内容

父亲的手掌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6-01-08 阅读:
父亲的手掌

前两天准备回家,父亲打电话来让我顺路给他带几张伤湿止痛膏回家。父亲没有说用来干什么,我也没有问,因为我知道,一进冬天,父亲的手又开始龟裂了。父亲是要用它来包扎自己手上的一条条裂口。

回家后我把伤湿止痛膏放在桌子上,没有直接交到父亲手中。我怕我不经意间瞥见父亲的那双粗糙的双手。不用看我便知道,父亲的手掌上,肯定是伤痕累累,稍微动动,便会血流不止。那一条一条的伤痕,哪一条不是为了我而留下的!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的手从来就很粗糙。小时候,最喜欢趴在父亲的膝头,让父亲给我挠背。父亲的手掌在我背上来回的拂过,像是很多个痒痒挠同时运作,那种感觉,让人怀恋非常。

从小,我和父亲的关系便是挺好的,用父亲的话说,他对我实行的是放养式的教育。童年的我很贪玩,村里的人都说我父亲对我太过放纵,只是我父亲一笑而过。初中时我到乡里面读书,周五中午时候放假回家。同村的孩子回家往往只需要最多一个小时,回家晚了,便是一阵棍棒齐下。而只有我,伙同几个其他村的玩伴,在路上玩的不亦乐乎。有时,跑到其他村里玩上三五个小时,天快黑了,才背着书包慢悠悠的往家走去。回到家中,父亲是从不骂我的。

唯有一次,父亲的脸色稍有不愉。

那次我和玩伴跑到河沟中捕鱼,一时玩得忘了时间,回到家时,天已经全黑了。回到家中,父亲仍旧没有骂我,只是轻轻的问了一句:“今天又上哪儿玩去了?”我说是在河沟里捕鱼,父亲听了,稍作严厉的说到:“以后不许去河边了!”我有些惴惴不安,以为自己做了多大的错事,但仍然反驳似得问到:“为什么啊?”“你想啊,你要万一不小心掉河里淹死了,我上哪里去找你哟?“父亲说得如轻描淡写一般,说时,脸上还挂着慈祥的微笑。想着我掉进水里后,父亲到处寻找我时脸上焦急的神色,我感到背上一阵发凉。确实,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河沟里的水是能淹死人的。我”哦“了一声,算是回应。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单独去过河边,那是我回家最晚的一次。

父亲从来做事麻利,也决不允许我有半点拖拉。因而每次吃完饭,手中的碗筷还没有在桌上放稳,我已经起身在开始收拾餐桌了。也因此当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父母的呵斥声中怏怏的做家务时,我已经在满山遍野的爬树扑蝉了。父亲曾经对人说:“管孩子就像放牛,只要有根绳子拽在手中,你绳子放得越长,牛吃得越多。”事实也确实如此,我的童年,比别的孩子要多出许多的快乐。以至于邻居家的小孩对我都是羡慕不已,每次她和她妈妈顶嘴,都会说“你看严杰娃,他整天都在玩,为什么我就要做这做那?”

进了学校,我走得越来越远,村里读完进了乡里,乡里读完进了县里,县里以后又进州里。书念得越来越多,离家也越来越远,和父亲相聚的日子越来越少。一年到头,难回几次家门,即使回家了,也不过匆匆。父亲手上的裂口裂了又合,合了又裂,即使是钢筋水泥,也已经轮休,但父亲为了我,仍在苦苦的支撑着。

听奶奶说,父亲的手以前也是光滑细腻的,是只标标准准的抓笔杆子的手。

父亲高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在家。奶奶说是因为那时候家里实在太穷,父亲每个周只能带一两斤玉米面去学校吃。当别人家的孩子抱着饭盒吃白米饭的时候,父亲只能在一旁喝自己的玉米粥,父亲体质太差,吃了玉米粥,便开始拉肚子,吃一回拉一回,就这样坚持了半年,父亲再也不愿意去学校了。每当谈到这些,奶奶说话的声音都会很低沉,奶奶说,那时候父亲的成绩其实一直都是挺好的。从奶奶眼中,分明能看见几分深深的歉意。反而是父亲,把这事看得很透。用父亲的话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生辰八字早就安排好了的。”

上一篇:流年纪事 下一篇:我和学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