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笔小筑 > 文章内容

流年纪事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6-01-07 阅读:

岁月匆匆如白驹过隙,不经意间时光的车轮已经碾过好多圈,回首往事,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但是总有一些点点滴滴的人和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越久反而愈加清淅,让你铭记和典藏。或是离乡时采摘一片红叶的感动,或是漫步时听到一声蝉鸣的情境,或是初吻恋人时她流下的一滴泪水,或是生命旅途中擦肩而过时一个身影的擦踫。这么多年在我零零碎碎的记忆里,就总是时不时会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瘦小单薄的身影来,尤其是每当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迷茫、困惑之时,他的出现就象夜空中的北斗,旅途中的路标一样,给我指引方向,催我奋然前行。

那是在我读大二时的暑假期间,应老姐之邀去她家里度假。老姐家在内蒙古的满洲里市,那是一个很美丽的边境城市,座落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离我的家乡很远,当时是需要坐两天一夜的火车才能到达的。我生性腼腆,不善言辞,一路上,只是坐在座位上独自欣赏着沿途的景色。这是一列“草原特快”,列车在轰隆隆地飞驰,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好似绿色的壮锦一直延伸到天际,远远望去,从车窗不时闪过明珠似的湖泊,女人样的远山,白云一样的羊群,狂飙似的骏马,偶而映入眼帘的还有点点的蒙古包,悠悠的勒勒车,真好似人在画中。很多人可能都是第一次置身在大草原上,这优美的景色也不时让同车的旅客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学生模样的人,他长着一张娃娃脸,留着平头,疏淡的眉毛,一双透着孩子般稚气的眼睛,穿着一件天蓝色侧面带着两条白杠的学生的运动衣,皱巴巴的裹在身上,让他显得格外瘦小单薄,多亏了他鼻子上架着的一幅眼镜,到使他看上去成熟了许多。从我注意到他的那时起,他就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聚精会神的读着,有时不知是被其他人的赞叹声吸引了,还是被打扰了,他也会侧过头去,看看窗外,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但是只一会儿,便又收回目光,看他的书去了。

草原上的天黑的很快,太阳刚刚落山,夜幕就象一方魔巾,突然地罩住了大地,车内的灯亮了,车厢里也没有了白天的喧嚣,渐渐平静下来,他还是那样黙黙的读着他的书,我也依旧不声不响地坐在座位上耐着寂寞,不时地看看他,看灯光在他的镜片上凝聚成了一个亮点,渐渐的又模糊起来,最后什么也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揉了揉朦朦胧胧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车厢内大多数人都还在睡梦中,有的在轻轻的梦呓,有的嘴角流露出微笑,有的不时咂吧一两下嘴,而对面那个瘦小的身影仍就捧着那本书在出神地读着,我不禁好奇起来,是什么书,让他如此入迷?

我轻轻的咳嗽了一下,然后小声对他说:“你看的是什么书,写的一定非常不错吧?”

他抬起头,看了看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两只手把书在怀里立了起来让我看,我看清了,封面上印的是《法律基础知识》。

我点了点头,微微笑了一下,说:“你是学法律的?你在哪所大学读书?”

听了我的话,他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脸上的笑意也瞬间消失,过了好半天才不好意思的对我说:“我没有读大学,我已经辍学了。”说完便低下了头。我一时也不知所措,只是怅然的望着他,在心里却不禁多了一个疑问,他是那种厌学的孩子吗?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脸上又现出了孩子般的稚气,很兴奋地看着我说:“你是一个大学生吧?对了,你这已经是放暑假了。”

我点了点头做为回答,“你多大了?你为什么不读书了?那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我问他。

听到我的问话,他脸上又变得严肃起来,伸出右手向上推了一下眼镜,长长地叹了口气,朝窗外看了看,才慢慢地说道:“我今年十七岁了,我要去大大兴安岭修铁路。”

我一下愣住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我的心里怎么也不能将面前这个瘦小单薄的身影同那些身材魁梧的筑路工人联系在一起。我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把目光从上到下在身上扫过。

上一篇:我是你眼角的一滴泪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