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笔小筑 > 文章内容

高原夜魔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5-12-08 阅读:
高原夜魔

世上有魔鬼存在吗?

魔鬼是什么样的?

魔鬼它饮血啃骨,吸食阴晦的气息,谋害同类。

是谁在养鬼?

是居食物链顶端的动物。

它善于用黑夜做掩护,隐藏干瘪的躯体于阴森的角落里,窥视,一双深邃阴冷令人发指的凶光,眈眈人心里的隐晦处。嗅到心怀诡计的邪恶气味时,跟踪,窃喜着露出两颗下齿龈朝上长着的獠牙。四处寻觅着那些心术不正,行恶事之人,欲钻心里搞鬼。它就滋生在夜里——高原夜魔。

这座小城里的人们,有自己的民族服装,也有自家的风俗习惯。虽有现代生活气息的融入,但多数人仍存有狭小区域里封闭生活的短见。若有一个人晚上闹出事端,第二天小镇多数人就会以传言的方式在茶余饭后,见面闲聊时念叨开来。

尕姑娘早年就父母双亡,是奶奶在众人的施舍和自己节俭且紧紧巴巴的生活下,一手抚养长大成芳龄。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性格不免有些自卑,但若觉得有人触及到了她尊严时,她就会用最反常、最泼辣、最具敌意的态度翻脸,这与她娇小的身体清秀的脸庞成天壤的反差,领教到得她的刚烈品性,纷纷妥协。

因为学上的不多,成长后的她,靠打零工赚钱,没有一份工作让她长期安身。像那几次,小酒吧里因醉酒客人对她搂搂抱抱,她气急之下泼酒而被老板辞去。洗车店里因男老板对她关心的出格,引的老板娘常常刁难她而离开。现在她暂时容身与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世间的事,有时难免坎坷。从小命不好,长大工作也磕磕绊绊。她早已接受了命运的多舛,成长的那段时间她早已提醒过自己,自己坚强就没人敢欺负你,从而骨子里就具备了几分坚韧。

事出有因,她偶尔会和几个朋友偷喝啤酒,宣泄心里的委屈,不免很晚才回家。夜路走多了,容易撞鬼,并非道听途说。天色已黑,醉醺醺的她们,相互叮嘱路上倍加小心,就各自回家。尕姑娘家较远,只好拦了辆面包车,她没有打开副驾驶座车门。虽有娇小身体,但重重的瘫坐到后排,面包车司机随着关上车门,而带进来的风里嗅到一股酒气。在加之尕姑娘含糊的说出目的地时,司机就更确定自己的判断。

车子在间断的路灯下行驶,尕姑娘清秀的脸在后视镜里,若隐若现,侧脸仰靠在车椅,露出细长的脖子。司机的眼睛不时的偷瞄着后视镜,喉结上下抖动,咽了几次口水,把音乐声调大。车子最终还是开到一处较远的山脚下,停了下来。尕姑娘还没觉醒,危险正在靠近她,可更让人畏惧的是高原夜魔也开始出现。司机关了车大灯没有熄火放着音乐,下车打开了尕姑娘坐着的车门,窜到身边坐下。按下锁车扭,试探的搡了搡尕姑娘,见她迷糊着眼,就放肆了手脚。感觉到不舒服的尕姑娘睁眼看到一个人影,正在抚摸着胸部,瞬间酒劲半醒,用力推搡大叫起来。司机被吓到,手脚颤动,两双手缩了回去。司机没想到娇小的女孩竟有如此凶猛的反应,车内的空气瞬间凝固,可高原夜魔早已洞悉着这一切行为,垂涎三尺,龇牙咧嘴,嗅着气味,一双眼睛睁得犹如铜铃,咄咄逼近司机身后,等待时机。

封闭狭窄的车内,弥漫一种恐怖里夹杂着眼泪和汗水散发出的刺激气味。尕姑娘惊慌失措的大叫着,试图摸到车把手逃到车外。这时司机不但没有停止的意图,反而进行了第二次更强暴的攻击。这次彻底放纵开始煽尕姑娘的脸,扯住衣服往座子上反复砸。可尕姑娘仍咬着嘴唇,用脚踢,用指甲挖,眼角一直在流泪。像是一个猛兽咬住了脖子,即将被残忍的一口一口生吞的猎物,最后发出几声绝望的嘶叫,伸胳膊蹬腿垂死挣扎。找准时机的高原夜魔见此情后贪婪的钻入司机身体内,让他失去人性,司机眼睛充满血丝,面目狰狞,不顾尕姑娘的指甲深深插入手臂的肉里,扒开了裤子,最终得逞。

上一篇:月光明媚的夜晚 下一篇:放弃一座城,征服一片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