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情感散文 > 文章内容

勿忘我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6-03-31 阅读:

我这次从加拿大温哥华飞回祖国,距上次仅有5个月。这次是一个人,但带回了一位八十岁老人的骨灰,那是我第二任丈夫任守年的,他两个月前永远地走了。

为何要带回守年的遗骨?依我本意,就葬在加拿大,我可以常常去看他。但守年的子女在中国,他们也思念父亲啊。更深层的原因是,守年生前时时念着前妻,他们是四十年的夫妻,我决定将他葬在其前妻同一墓地,这样他可以经常去看望她。我同时带去的还有守年最爱的一个刻有“勿忘我”鲜花的花瓶。

去年清明节前,我陪同守年实现了他最后一次回国扫墓的愿望。尽管我们已经移居加拿大十年,但守年总觉得自己的灵魂仍留在中国大陆,所以坚持每年一次回国,他总是亲手将一束鲜艳的“勿忘我”放在她的墓碑前。虽然他们早就离婚了,虽然她七年前已长眠地下……

一、

九年前,我嫁给了他,这是一个苦涩和令人意外的结合。事情要追溯到十年前……

守年退休前一直在企业从事科技工作,退休后被一家公司聘为总工程师。由于收入可观,一双子女早已成家立业,所以日子过得挺顺意,在单位里是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守年的妻子吴晓燕,在工厂做行政工作。退休后一直在家带孙子,很少外出。

十年前,他们突然离婚了。对于他俩离婚,同事、朋友都不胜惋惜和意外。

守年风度翩翩,是个博学多才的老人。当时虽已年届七十,但看上去挺精神,毫无老态,双休节假日常到体育场打球、游泳、下棋。他还拉得一手好京胡,经常在市文化宫为京戏票友伴奏。而我自幼热爱京剧,退休后担任文化宫京剧队的导演,我与守年正是在在文化宫认识的。

秋季的一天,由于排演中一些伴奏细节需要同守年商量,我给他家打了个电话,是他爱人接的,说守年不在家,问有什么事,由于当时我比较忙,只说等一会再打,将电话挂了。一小时后,我再打电话。是守年接的,我们商量了约半个小时。没想到的是,这个电话竟成了他们夫妻关系破裂的导火线。

两个月后国庆前夕,市文化宫有群众演出,守年因为有他的节目,特地为吴晓燕要了一张前排座位的票。距演出还有一段时间,守年带妻子到后台去看演员化妆。我也有一个角色,化了妆,看见守年后走过去同他搭讪。守年将吴晓燕拉过来:“这是李雯,退休内科医生,这是我爱人吴晓燕。”我主动伸出手来,而吴晓燕表现出来的勉强和冷漠令人意外,守年也显得尴尬。

这是我初次见到他夫人。吴晓燕很文静,脸上两个酒窝,皮肤细腻,我想她年青时一定是个美人。

半年后,省总工会组织各市开展“夕阳红老年人文娱节目观摩评比”,各市均派出演出代表队,我和守年均是成员,在省会呆了四天。返家时守年带回一张代表队成员的合影,照片上我和守年巧合地紧挨在一起。

也许令吴晓燕不快的还有一件事。赴省会演出结束返回途中,中巴出了车祸,我坐在前排,右膝盖粉碎性骨折,住院治疗两个月。期间,守年等朋友多次前来探望,出院后守年还特地买了一本《老人与海》送给我,希望我用书中主人公的精神战胜疾病。

令守年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回家后一个月,吴晓燕拿出一张“离婚协议书”,要他签字。

“离婚协议书”上写着:“长期以来,我们双方性格差异越来越大,缺乏共同语言,无法沟通,夫妻之间不能做到互敬互爱……”还提出了财产分割处理意见。

我们结合前一天,守年才告诉我:“晓燕这次铁了心和我分手,她怀疑我们之间有不正当关系,我多次向她解释和交换意见,无奈毫无作用。她坚持离婚,用以前我的过错来证明今天毫无根据的猜疑,一再说和我生活在一起对她健康没有好处,我实在不能没有她,但我不能勉强她,也不会怪她……”守年一边说一边用手帕擦眼泪:“我万万没想到,我们四十年的感情基础竟如同一堆沙土,一捅就散……”第一次看到这位平时一向乐观豁达的老人如此伤感,我的心都酸了。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