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情感散文 > 文章内容

别致的成人礼

作者: 花心文学网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5-10-06 阅读:
别致的成人礼 老师说下午我们要举行成人宣誓仪式,然后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一枚红色的成人胸章。 老师口中的成人宣誓仪式,该不会就是日剧中传说的成人礼吧?我看着我桌上的那枚胸章,不禁有点小兴奋起来。要知道,在日剧里,成人礼可是一个相当神圣而且含义特别的一个东西! 按照老师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胸前别自己胸章。我也不例外,只是,我发现我的衣服好像有点硬,胸章上的别针不太好扎不进去。 “咦,我怎么扎不进去?”我向我同桌嘟囔着。她朝我这望了一眼,继续别自己的胸章,没工夫搭理我。 同桌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城里姑娘,五官有些不整,但性格却出奇的好。她是我遇见过的最开朗的人,爱笑,天真浪漫,而且还能经常做出些让我咋舌的事。 记得我们刚坐一起不久时,我逗她,就说了一句极度自恋的话,没想到她做出了一个极其夸张的呕吐表情。做出一个呕吐表情在我的预料之中,但做出一个她那样极度夸张的呕吐表情,却着实把我吓得不轻。 她张着嘴巴,一截舌头伸在外边,舌头不长,但却伸得格外苍劲有力;与此同时,她喉咙里还不停地发出呕吐物在喉咙里翻滚的声音,一阵一阵,不绝于耳。我望着那半截舌头与阵阵呕吐声所组成的炫丽画面,哑口无言。 姑娘,你是不是太过可爱无邪了!我们只是刚认识不久好吧,你有必要这么快就把你如此肆意妄为的表情展现给我看吗? 而现在呢,这位姑娘正坐在我的右手边,一丝不苟地别自己成人胸章。我也一样,只不过我再次以失败告终。 呀嘿,我还不信我扎不进去了。我整了整衣服,暗暗运了一口气,开始一本正经起地别起胸章来。我放慢自己的动作,神情万分专注,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在这缓慢的镜头下发生了:别针竟被我一点一点地别弯了。 什么?别针别弯了?太搞笑了吧!我立刻把别弯的别针递到我同桌眼前,说:“你瞧你瞧,我的别针都让我别弯了。” 我把别针掰直,再次尝试,然而再次失败。 “叫我给你别吧。”同桌转过头着看着我,对我说道。她已经把自己的别好了。 她的表情有点认真。我迟疑了,有些意外,虽说我俩关系好到不行,但让她直接在我身上动手动脚,这样好吗? “你别吧。”短暂迟疑之后,我把胸章递给她,同时身子向她凑过去一点,并摆正姿势。 她接过别针,就在我挺起的右胸前别起来,结果第一次她也没扎进去。 我有些得意,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你瞧你瞧你瞧,我就说别不进去吧,你还不信;看看看看看看,换成你,不是也没别进去吗? 然而,就在我暗暗得意之时,她竟一下又把别针别了进去。 啊?什么?别进去了?怎么可能?我愕然。 她接着把胸章别好,咧嘴嘻嘻笑了,甚是得意。 马上来到了入场时间,大家就三五分群,搬着凳子一起向体育馆进军了。大家在乱哄哄的体育馆排排坐好,班主任则来回巡视,维持着秩序。 老班来我们那排四个人时,不巧我们四个正在小声说话,老班严肃地指了指我们四人,让我们赶快闭嘴,我们四个面面相觑。 在老班正要离开之时,又转过头指了指我的胸章,说:“就你特别啊!”原来,别人胸章都是别在左胸,就我是别在右胸。虽说被班主任当众批评有些不好意思,但想起胸章被别在右边的原因,我还是有些洋洋得意的。 再后来的宣誓仪式,学校就真的让大家全体起立,宣了个誓言,这也太二了吧。整个仪式有些索然无味,如此神圣重要的成人礼,就这样被学校给糟蹋了,我有些失望。 回到教室后,我把我胸针别在右边而被班主任批评的事讲给了同桌听,引得她哈哈大笑。

上一篇:爱在哪里?爱就在这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